清明节祭文悼词

父亲是闯关东从山东来到东北的,也许吃尽了一路走一路乞讨的苦头,也许是他饱尝了万恶的旧社会给他带来的无尽忧伤,新中国成立后,他听毛主席的话跟共产党走,很快从一个“盲流”成长为一名共产党的好干部。
他始终不往阶级苦,牢记血泪仇,把自己必胜的经历都献给了共和国的农垦事业。他有过无数次提干当官的好机会,但都被他以“自己没文化,干不了”为由婉言谢绝了。党组织为了培养他,把他送到了吉林省工农干部文化学校学习,他用那长满老茧的手拿起了学习文化的笔,像小学生一样从汉语拼音学习,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的学习成绩始终是班里前两名。可天公不作美,一场重病(胃穿孔)夺去了他学习深造的好机会,不得不离开了他心爱的课堂,病愈后回到了原单位,在基层领导岗位上一干就是几十年,直到退休。

父亲练得一手非常好的毛笔字,直到今天我也不敢说能比得上父亲。每到春节前夕,父亲就会拿起笔墨为同事、邻居书写对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的心态特好,在日常生活中他经常保持一颗平常心,以平常心对待一切事务。近些年,单位里常有离退休的老同志老同事病故,也常接到邀请参加追悼会的电话。他多次对我讲,今后我走了,不要搞追悼会之类的,要简办。他还说“人走了,什么也不会带走,包括也听不见追悼会上那些念念有词的盖棺论定的好话”。所以,父亲走后,单位的领导问我举办追悼会事宜,我就按父亲生前的意愿,谢绝了领导的好意。为此,父亲的丧事我们办得非常简单。
  父亲生前经常提倡生活要勤俭节约。他自己一直保持简单朴素的生活作风。他常用当年负责一县财政预算时的那句“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的“口头禅”来教育子女,故四个子女的婚事也办得十分简单。
父亲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不乱花一分钱是他的原则。九十岁那年,财政局打算在紫金大酒店要为父亲做寿庆贺一下,他知道后婉言谢绝了。连子女们在家里要为他做九十大寿,他也不同意。为此我写了一首七言古风登在县诗词学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天,您就要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我们全体子孙和部分亲属、好友来给您送行。您走得自在、安详,没有遗憾。我们的心情却很不平静。

说实在的,我们几个做子女的,都有点怕您。爸爸,您是一个慈祥的人,您在严格要求我们的同时,从不打骂,甚至连高声的呵斥也没有过,但您不怒自威,我们对您提的要求一致都心甘情愿地顺服。

爸爸,您对我们的说教不多,而是用行动告诉我们为人的方法和做事的准则。一九五三年,您从温州来到宣城,成家立业,开叶散枝,依靠的就是勤劳和节俭,那时候家里很穷,您下班后种菜砍柴扑鱼捞虾,补贴家用,让艰苦简单的生活变得有滋有味。从我们记事起,从来没有见过您和别人争强斗胜,您告诉我们什么是与人为善。改革开放后,您果断的从事个体经营,您教我们的是开拓进取。

爸爸,我们想说的还有很多,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语言,也不能准确的表达我们对您的崇敬和爱戴!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再过两个月就是父亲的祭日,此时此刻心情无比伤感,想一想有父亲的日子还是非常幸福的,而人生多么短暂,短短几十载还有许多不可预知的灾难与不幸,回想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和父亲坐在一起拉家常,现在想要再为他端杯茶的机会也不可能了......

父亲一生为人老实、忠厚、耿直,做事认真,用现在的话说属于完美主义者,也因此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免不了“受罪”,和他一起做事就必须按照他的标准来,他的标准就是要做一件直的东西就一点也不能弯,没有做完一件事他不吃饭,我们也不敢吃饭,他天还不亮就早早的起床干农活,孩子们也要早早起床......所以小时候和父亲一起做事我非常紧张,心情并不愉快。

我的爷爷那一辈吃尽了苦,积攒了一点点所谓的家业,解放前有了30亩土地,后经土改收归国有,土改运动中划为富农,1960年代三年饥荒时饿死,几块门板拼对成棺材将其下葬。爷爷饿死本是个不幸的事,但也因此少受了大罪,因为死了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去逝快二年了,走得太快没有给子女留下临终遗言,成了我永远挥之不去的遗憾。随着时间推移,每当清明节来临时,我愈发缅怀故人,告慰九泉之下的亡灵,为父亲祈福……
父亲一生躬耕勤俭。父亲生在农村,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对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上过几年私塾,识得一些字,当过村里的经济保管员、生产队长。没有出过远门,方圆没有超过240公里,范围仅在杭嘉湖一带,据说摇船集体去上海挑过粪,到杭州积过肥料,但在当时算见识过世面。一盏洋油灯用了多年(以前煤油中国不能生产,是泊来品,乡下人叫它洋油),总是漆黑才点灯,一家吃过饭,大人喂过猪羊之后,立即吹灭,摸黑上床睡觉。经常看到父亲用剪刀拔弄灯捻,后来才知道灯捻露头长了粗了燃烧面积大,要浪费油。家里通电后,父亲用瓦数最小的灯泡,随手关灯的习惯保持了一辈子,衣衫总是补丁加补丁,稍好的衣裤留着走亲戚穿,平时很朴素。我和妻子给父亲买过一双皮鞋,平时很少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1998年后的每年7月18日,都是我最痛苦的日子,因为1998年的7月18日我亲爱的父亲带着很多的遗憾离世了,多年来,憾失慈父之痛时时揪着我的心,说实话,我一直陷入这种痛苦中不能自拔:假如当初我不决定给他老人家做手术呢?假如在他老人家健在的时候再多给他分担一些生活压力呢?假如我当初多关心一些他老人家的健康呢?......一切都不可从头再来了。遗憾、后悔、自责!我真对不起我亲爱的慈祥的苦命的父亲!
我是父亲的长子,我上班后,父亲对我是有依赖的,可我没给父亲多少有力的支撑,相反我有时还依靠他老人家那衰弱无力的臂膀,当医生告诉我父亲生命期限的时候,我才知道一切都晚了。......
每当我到父亲那长满杂草的坟头的时候,我都想,要是能有一个门能进去看看他老人家多好啊!
父亲离我而去12年了,12年来,特别是当我独处的时候、感受生活美好的时候、家人相聚的时候、遇见父亲同事和朋友的时候.....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离开我们一年的日子,在我人生重要的几个阶段他的三句话萦绕耳旁。
读高中的时候,学校要分文理科班,我打定主意学文,可那时还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年代,回家跟父亲说这件事还有些忐忑,出乎意料地父亲说:“你自己定”。
八十年代初还没对个性的崇尚,还没对独立思考的鼓励,还没对人生规划的思考,孩子们普遍循规蹈矩遵从父命,父亲的这句话让十六岁的我突然感到自己成人了,可以自己选择、自己安排未来了。一匹马儿驰骋在无尽的草原上,几朵白云的漂浮让人无法忽略蓝天的深邃----这幅图画是儿时我心中最美的风景。
大学毕业的时候,海南建省,我不想留在国家机关,向学校申请分配到海南省政府工作。打电话给父亲商量,父亲说:“我支持你”。
那时候全班同学要么留在北京,要么回省里机关,而我却选择了离家乡黑龙江最远的海南,那时的条件这种选择意味着每年回家看看父母的可能都微乎其微。父亲的四言回答,让我从草原天与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这两天在网上读到了好几篇纪念母亲节的文章及图片,有洞箫兄的《妈妈的歌声》、紫薇姐的《感恩母亲节》,还有生命芦笛的《母亲》等。他们对自己母亲的赤子之情,更勾起了我对母亲深深的思念。

算起来,母亲去世已经二十年了。
因为多灾多病,母亲只活了五十八岁。刚刚把我们兄妹五个抚养成人,还没有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她就去了。

这些年,每逢想起早逝的母亲,我的心就会隐隐作痛。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了母亲,我会久久不能入睡。

我常常想起在益阳家乡时的艰难岁月里,母亲对我们的关爱。

那时候,我们兄妹都还小。母亲体弱多病,经常听到她在咳嗽的声音。父亲身体也很瘦弱。家庭生活的窘迫,可想而知。

荒月里粮食紧张,我们经常吃不饱肚子。有一段时间,全靠父亲外出借点粮食来维持生计。僧多粥少,母亲只好按人头一人一份蒸“蒸缽饭”。

父亲是家里的劳动力,他碗里的米要多一些,我的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