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风吹过满天的凄凉,雨下过一地的泪流,闭上双眼,追忆逝去的亲人,音容笑貌又浮现眼前。少不更事的我们,顽皮的吵闹,总是爷爷奶奶悉心的照料,七十年代物质匮乏,翻过家里所有的抽屉,也找不到一分钱。一根冰棍2分钱,一支雪糕5分钱,成了我们日以继夜的期盼,那时候大爷爷最疼我,他开着一个小卖部有些零钱,偶尔买根冰棍给我,我就会幸福的不知所以。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吃甜的东西,即使那时候家里蒸地瓜面做的窝窝头,看上去黑黑的有点甜,虽然吃多了胃会疼,我也喜欢吃,就更不用说糖果了。我们那里每五天会有一个集,每到赶集的时候,就是我的期盼,每次大爷爷回来的时候,就会像变戏法一样,给我变出好吃的东西,一块糖、一小袋“鹅屎梗”(我们那地方的叫法,用玉米跟糖做成 的发泡的小食品)。

大爷爷总是带着一顶黑色的老头帽,冬天里把手交叉揣在袖子里,一副典型老人的形态,经常偎依着门前那棵老槐树晒太阳,这也就是在我脑海中唯一留下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过几天是清明了,思绪杂乱,以前的种种,好象返程的鸽子,又回到了脑中。
三年前,我带着创业的梦想一个人来上海,临行那会,您站在大门口,阳光下,我看到您眼中的不舍和担心。不知是否少年时的叛逆心理在作祟,我对您的罗嗦和担心总是不以为然,认为你在小看我的能力,头也不回的走了……。现在想来,满心的自责。
去年年中,家里给我电话,说您病了。我赶回家时,你虽然憔悴,但是却很精神,暗自责怪老妈大惊小怪之余,也在开心着您的健康。晚饭时,您说了很多当兵那会的事,满面红光的。那会,我能看到您年轻时拿着三八枪,站的笔直的身影!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您,最后一次听您说当年的故事了。
七月中旬,莫名其妙的烦躁,您逝世的那天,我还在说自己中暑,上火了,买了大堆的清凉药。以后的日子,就像是循环着昨天,固定的上下班。直到十月,家里才告诉我这个噩耗,爷爷,您离开我两个半月了,怕影响我工作,您的遗言居然是,让家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夜, 越来越冷了。刺骨的寒意并没有因为在南方的城市而稍稍地减弱。相反,更加横行霸道。
  夜,无声无息。静静地把我带回了爷爷离开前的那段时光。
  爷爷活着的时候,常唠叨着要我带男朋友给他瞧瞧。他说希望能参加我的婚礼。那时,我总是不耐烦地随便附和,本以为自己有本事一定能让他如愿以偿,心想这只是他多余的担忧罢了。可是,结果我却令他遗憾地离去了。
  也许人总有预感自己的尽头。爷爷突然提出要在我家住。那天,我提着个画画的小水桶从他跟前迎面走过,一直因为疾病和衰老而板着脸的他竟然笑了,微微笑了笑。那个笑容深深埋藏在我心里。只有我看到了这一幕,只有我才能感受爷爷对我成长的呵护。那天,爷爷翻身的时候一不留神,几乎整个人从床上摔下来。当我赶紧过去抱起他的时候,才惊觉爷爷早已骨瘦如柴的轻飘飘了。
  那天,我永远也忘不了。从来不曾想过爷爷会那么轻易离开我们。消息来得很突然。赶去医院时,他已经停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老公和我先后飞回老家,象两只离家的孤燕,天黑时急切的返巢.

入家门的心情无比沉重,两只脚象灌了铅似地迈不动。这个家里,曾经有宝儿爷爷与宝宝有趣而新鲜的对话,有宝宝爷爷搂着宝宝,贴着她耳朵说极尽宠爱的悄悄话的美好时光,有宝宝爷爷辛苦劳作挥汗如雨的背影......这一切,化作我眼中的幻影,时隐时现,让我恍惚,让我悲哀。

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我的心情如潮水滚动,我大声地叫唤着:“宝儿爷爷,你去哪里了?”人很多,却没有人回答我,周围是泪的海洋,伤心的眼神,我在亲人的拥扶下,点燃了香火,向他老人家的灵柩鞠躬三拜,然后跪倒在灵前。周围哭声一片,这个伤心的日子,为什么不能如我们所愿,延长无期呢。

接下来的几天,道师轮番行法事,击葬乐,唱葬歌,以期行佛教之仪,为宝儿爷爷超度。悲哀的气氛到处飘荡。我们准备着整个葬礼的过程。周围的乡亲们听闻噩耗,第一时间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们的阿公在1933年11月8日出生在纯朴的台湾省彰化县溪州乡,出生时已经有五个哥哥,后来又有一个妹妹。当时家里状况不是很好,从溪州国小毕业后,在哥哥们的资助下,在员林农校完成了高等中学教育。念书的时候,不但学业有成,更是运动场上的风云人物,尤其撑竿跳项目最令人赞叹,屡破纪录,常常带回奖品,爸爸告诉我阿祖在世时常说当时家里的大同电饭锅都是阿公赢回来的。阿公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成为一个文武双全,英俊潇洒的少年郎。
阿公当兵回来,考上公务员分发到斗南,从此展开了人生的主要乐章。工作上阿公曾任职于斗南镇公所、斗南自来水厂和仑背自来水厂,做事认真、负责、正派,做人忠厚、正直并且友爱同事,不喜欢攀附权贵、谄媚长官,是大家心中难得的好伙伴。在斗南展开的生涯中,阿公不仅立了业还成了家;经媒人的介绍,阿公认识了阿嬷,起初阿嬷觉得阿公太帅了,而阿公觉得阿嬷太时髦了,两人差点放弃。要不是有一次在斗南火车站前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爷爷八周年追思
爷爷离开我已经八年了,最近好想念爷爷,不知爷爷在他乡过得还好吗?八年前的我用文字记录了我和爷爷的点点滴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爷爷离开了我们.那时侯我十二岁,那时侯在我的脑海里只有我和爷爷的点点滴滴.在爷爷去世前四天我为爷爷写了一篇文章,只可惜还没等爷爷去看完它,爷爷就走了.八年之后,您的孙子为您读这篇文章.
爷爷是那么崇高,那么伟大,就像一位辛勤的园丁,伟大的母亲关心着我.爷爷十分关心我的学习,常常问:"考试了没有?"终于,考试来到了,紧张的复习也随着考试而来.怎么这两天爸爸妈妈不高兴,也没见爷爷,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想问他们但又害怕.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小声地问爸爸:"爸,家里发生了什么事?"爸爸扶着我的肩膀对我说:"江波,爷爷生病住院了."我的心里像扎了根针似的,我大喊道:"为什么早给我不说,我要去看爷爷.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台海网(微博)5月11日讯(海峡导报驻台记者 薛洋)马英九昨天在脸书撰文悼念追思母亲秦厚修,娓娓道来母亲的一生:“妈妈走了,明天就是母亲节,我们怎么来过生平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啊?”

  马英九在文中说,母亲弥留之际,他赶到万芳医院加护病房,紧握着她微温的手,“这一双把我养大的手”,吻着她的脸颊,在她耳边低声地说:“妈妈您好走,您的子女、媳妇、女婿、外孙都在您身边送您,爸爸会在那边迎接您,您好好走,不要怕喔!我们结缘64年,来世再做母子,好不好?”责任编辑:燕子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年清明节有个小长假,自己开车回了趟老家,本来回家的目的之一就是给爷爷奶奶上上坟,可是因为哥哥生病住院,而且没有事先准备没有完成,只好撰写此文,表达对爷爷奶奶的追思之情。
我没见过奶奶,我出生之前她老人家已经生病去世了。小时候爷爷见得也不多,因为爷爷在老家务农,我父母在距离老家20多里的一个乡村小学教书。20多里,在现代城市里算不上多远的距离,但是在那个年代,这段距离已经比较远了,所以,爷爷很少到我家里来。
爷爷很少来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爷爷是地主成分,在当时政治气氛浓重的时期,地主身份是专政的对象,应该被经常打击的,当然不能随便走动,要好好劳动改造,夹起尾巴做人。
其实现在想起来,父母离开老家到其他乡镇工作也属无奈,自己是地主家庭出身,离开老家这种影响会小些,但是也只是影响小些而已,出身是不能隐瞒的,爷爷的地主身份影响到了我的哥哥和大姐,他们俩因此被剥夺了上高中的机会,因此也失去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