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曾几何时,当我还在贪恋自己被窝时,耳边就会传来一声吼叫:几点了,还不起床作为一个中学生,应起早贪黑,孜孜不倦的学习,而不是这时候了睡觉。说这话的就是我的爷爷。从小我就伴随着他的教诲长大的,当我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回去告诉他老人家时,他总会;呵呵俩声,老二呀!可不要沾沾自喜啊!要懂得谦虚。
从小我就贪玩调皮,在几个兄弟之中最不听话的,不爱学习,是爷爷一巴掌才让我懂得了学习,转眼十几年过去,从小学到高中,成长之中少不了爷爷的教诲,爷爷的教诲让我学会了思考,学会了待人接物,学会了理智,直白的看待问题,他的行为习惯也影响着我。爷爷就像一个智慧的宝库,如果他没有离我们而去,纵使我挖一辈子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现在上大学了,假期回家好想听到爷爷的教诲,可踏入房门才知道那是记忆之中的事了。再也听不到了,永远不会再有了~~~~~~或许只有在梦中看到和听到吧!
农历二月二是爷爷的诞辰之日,我至今到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爷爷已经走了,作为长孙,我心里自然有说许多不出的滋味,挺难受,也很想放声大哭,为什么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好好陪爷爷多呆几天?我真的很后悔,我也很想爷爷,他将永远活在我的心里,爷爷也是我最亲和最敬爱的亲人。
爷爷钟凤银,生于一九三一年二月十二日,逝世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初三下午18时46分,享年七十八周岁(79)。其祖父钟义昌,居住陕西榆林市子周县槐树岔。父钟启贵,在家中排行老四,于胡宗南打延安时由陕西榆林市子周县槐树岔搬迁至延安市宝塔区梁村乡,生有子女六人。爷爷排行第二,爷爷共有子女五人,生三女二子,生长子钟田胜,胜生子钟海飞,飞生子钟杨果儿,次子钟田云,云生子钟海健。
爷爷一生清贫,早年(五、六十年代)当过村长,力气过人,一直在乡下种田,苦力极好,种田经验颇丰,对子女管教很严。
追思爷爷 “慢慢西去天堂路,身已故去影留存;此去不能回阳世,追思哭倒满堂孙。”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追思爷爷的点滴片段
自从爷爷离世后,一直想将记忆里关于他过去的点滴片段记录于文字行间,却迟迟未提笔。不是没有构思,不是缺少故事,只是他留给我的记忆在经历了时间的冲涮后朦胧了太多。虽然现在离他与世长辞的并不久远,但却着实让我无处作手,那些永远定格的故事重新拾起时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不忍心去回忆。
爷爷本名叫黎金波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姥爷离开已经一年多了,他没有信守承诺,过完2010年的春节。不过大家都说他是个讲究人儿,走在年前,让儿女不用再操心的过个年。他总是这样,是个有大气概的人,哪怕在生死的事情上。我对他的爱,更多的是一种崇拜和敬仰,还有,无穷无尽的想念。
我们其实一起的时间并不很多。姥爷年轻的时候一直在国外,战争时期炮火下重生,躲过了一劫又一劫,他跟我说抗美援朝的时候,曾经有子弹从脑袋上嗖嗖的过,他没怕过,他说子弹打不着那些胆大的人。他立功无数,数次嘉奖,被树成典型一度在广播电视上播出。是这个小地方为数不多的见过大世面的人。在驻外使馆工作生活数年,参加过国宴,被外国元首接待,为人不卑不亢,又有大智慧。不乱说话,但凡说出来的话板上钉丁,非常之准。常常爱跟人打个无伤大雅的赌,次次必赢。他每次同我们讲起,都无不得意。我很爱听他一遍遍的轻描淡写,那些从前枪林弹雨和忙中偷闲的日子。
给我印象很深的一点是,不会因为他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姥爷在10月22日晚7时安静的离去了,带给我们那么多措手不及的哀思,也结束了自己的病榻生活。十天前他因炎症引起的亢奋,整夜的不睡觉并出现许多的幻觉入院,通过几天时间的治疗病情稳定了,所有孩子都开始准备打持久战的准备时,他好像不忍心再麻烦我们似的匆匆离去,干静安详,不留下任何的话语,只留下了八十七载人生的风雨经历。
姥爷小时候出生于富裕家庭,母亲死的早,他幼年身体也不好,所以家里对他有些娇生惯养。18岁那年姥爷只身来到青岛投奔当时在青岛国民党军政界比较有名的表亲,准备创一番事业,因本身的个性棉弱和家里的娇惯,只是做一些书记员之类的小角色。后来家境也逐渐败落,遇到了当时也是小业主出身背景的姥姥,成就了姻缘,有了四个孩子。解放后,分配到了事业单位工作,生活随着孩子们的出生也越来越苦,经常走十几里路去上班,中午就用小手巾包个窝头带点咸菜糊弄一下。艰苦的环境但却成就了他与世无争,乐观无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天06年4月21日,天气小雨,有点冷,还记得01年4月21日早上10点多是姥爷去世的日子!
想想我们都很难过,可是姥爷已经离开了我们,已经越来越远了!
我记得小时侯只要有时间妈妈就会带我去姥爷家,时间长了我会很快乐,可以去玩!
虽说我和姥爷相处的日子不长,但姥爷对我很好,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姥爷给我买过点心.带我去五龙潭公园……
 记得最后一段时间是,我上六年级的时候,姥爷在刘家庄工作,我只要是星期六或星期日就会和爸爸妈妈来,但我也很快乐!我记得和弟弟在刘家庄附近的地方,玩的很快乐,现在还能浮现出脑海里!我们去放爆竹等等!


 01年4月21日,正好我们是这一天去共青团小学查体,01年4月20日(星期五)因为这个我们去了姥爷这里,当时姥爷说明天去带我查体,我记得那天晚上8点多吧姥爷给我洗了脸,"姥爷常叫我大白脸,不洗脸也白!"
我记得那天晚上很特别,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2012年3月21日下午3点48分,姥爷走了。

20多年了,第一次觉着自己活得很失败,第一次觉着自己懂事了,知道了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是自己该要的。

妈妈以后再也没有爸爸妈妈了。

我会照顾好你们。

我会扛起来的。

姥爷走好。

见到我姥姥记得帮我问好,我想你们了。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就在上个周六,姥爷与世长辞。接到电话,立马就哽咽了。我的姥爷没有了,他是第一个离开我的亲人,很伤心。从小就只有爷爷奶奶把我看大,只有每年的大年初一到初六才会回去看望一下姥爷和姥姥,我的表哥哥和表妹妹都是姥爷姥姥看大,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比我深厚,回去总有客人的感觉。
姥爷的身体一直很不错,给人一种高大威猛的感觉,健谈,慈祥。就在几个月之前,姥爷患了胃癌。强壮的姥爷一天天萎缩下去,瘦的不成样子,甚至没有力气行走.姥爷走的时候,四个儿女都在他的身边,我没有亲临那个场面,太残酷了。
记得过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和妹妹经常去看望姥爷,在他的病房坐着,姥爷很严肃的嘱咐我们,琳琳,开车要小心,上班要认真,要好好做人,要让大家都看得起你。。。楠楠,好好学习好好画画,将来当个画家。。。我们很认真的听着。那是姥爷跟我说的最后一次话。
姥爷刚刚去世不久,我给姥姥大了个电话,本想姥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