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中旬,与姐姐通话时姐姐提起,因岁月风霜的侵蚀,外婆的墓碑已经老化,碑文已经斑驳陆离、依稀难辨。为此姐夫姐姐跑了几趟,找人更换了墓碑,重刻了碑文,清明前已全部办妥。姐夫姐姐对外婆的感情很深,他们坚持不要大家分摊墓碑费用,他们想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外婆深深的怀念。我想,倘若外婆泉下有知,也一定会感到无比欣慰的。
岁月匆匆,不知不觉外婆离开我们已经24年了。24年过去,她老人家的音容笑貌依然栩栩如生,往事依然历历,如在眼前。
外婆罗淑贞,生于1907年农历10月25日,于1989年农历11月13日去世,享年83岁。她老人家没读过什么书,然而我的为人处世第一课却是外婆教我的。记得小时候家里很穷,全家七八个人只靠爸爸一点微薄的工资艰辛度日。外婆对自己十分节俭,但是对亲朋好友对邻居却很大方,逢年过节,亲戚间走动,外婆总是加倍回礼。她经常说:“打也来,骂也来,亏人再不来。”几十年过去了,这句话却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几十年来,这句话教会了我怎样做人,让我受益匪浅。
外婆生于民不聊生的晚清,历经军阀混战、匪害、日寇侵略。外公去世得早,外婆28岁就守寡,含辛茹苦把母亲和姨妈拉扯大。1957年,姨妈生大女儿前夕,外婆从永修县涂埠镇来到九江,在姨妈家帮带小孩。六十年代起,姨妈每个月给外婆5元零花钱,外婆舍不得花,用手帕包了一层又一层,悄悄地积攥下来。
那时候,外婆每年要到我家小住十天半月,从九江到永修县马口乡,要坐3个多小时的火车,还要走十几里小路。外婆很是兴奋,提前好几天就开始张罗,又是买鸡蛋又是买西红柿(这些东西九江要便宜些),小心翼翼带来,看到我们吃得津津有味,外婆开心极了。
在家里我是长孙,我从小就是枕着外婆的臂弯长大的,外婆对我的疼爱可想而知。小学二年级时,在九江十里铺九江砖瓦厂,我和外婆一起度过了一段令我非常愉快的日子。记忆中,外婆脸上总是挂着和蔼的笑容。她待人热情豪爽,干活麻利,我和外婆一起抬水、挖野菜、劈材,也正是从她老人家那里,我学会了关心别人、照顾别人。由于家境的关系,外婆并没有给我买过几件玩具,也没有给我买过多少零食,但是我却从未怀疑过她对我的爱。后来由于我又转学回到永修读书,因此很长很长时间才能见外婆一面。听姨妈说,外婆没事的时候,总是不住的叨念着我们,经常看我们的照片,充满惦念的深情。当我有一天突然站在外婆面前,外婆便一把把我抢到怀里,搂着我的肩膀,用她那饱经风霜的手抚摸着我的头,高兴得不得了,嘴里还不停地念着:“我的大外孙来了,总算来了。”我看到外婆的这番举动,幼小的心灵便深深感动。我梦想着长大以后,一定要让外婆享享清福。
记得于丹说过,尘世间绝大多数人都在追逐名利,只有极少数极少数人能够淡泊名利,至于参透生死者更是寥寥无几。然而不是我拔高外婆的境界,她老人家的的确确做到了参透生死:1965年外婆不到60岁,便独自一人前往永修县江上乡岗坑村亲戚家花了80元替自己买了一副寿材,运回来就放在家里的阁楼上。一般人都十分忌讳谈生论死,可是外婆不止一次提起自己百年之后要如何如何,语气之淡然,令人肃然起敬。
1989年月,外婆病卧在床,我去九江看望,但是后来妻子因患胆结石我陪她去丰城市人民医院做超声波碎石手术,当时交通通讯都不是很发达,外婆弥留之际我和妻子无法及时赶到,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1993年至1999年我在九江工作期间,每逢清明,我和姐姐都到外婆墓前祭扫,每次祭扫我们都要带上红色的油漆,一笔一划给碑文上漆,跪在外婆的墓碑前,我在心里都会默默地祈祷,请求外婆对我这个不肖外孙的宽恕。外婆啊外婆,您在天堂还好吗?假如有来生,我还是愿意做您的外孙!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