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公外婆去世已经好几年了。老人家走的时候,我已经在外地工作很多年,见到的次数不是很多了。可是老人家去世后的这几年里面,我隔三差五的,总是在梦里面见到他们。有时候是梦到外公外婆一起,有时候,是单独梦到外婆,或者外公。有时候在梦里,我都很清楚的知道,外公外婆已经走了很多年了,为什么又回来了呢? 我常常和我妈说起这个问题,虽然我不迷信,但是我还是告诉我我妈说,清明的时候,帮我给老人家烧些纸吧。他们肯定是在另一个世界想我了。

小时候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很多娱乐活动,最快乐的记忆之一就是去外公外婆家。去外公外婆家,要在居民区楼房里面走过一条有点下坡的东西向的小马路,然后穿过一个大马路,然后走过一片貌似马路菜场的地方,走进一片平房区。外婆家就住在这些平房里面。路上,记忆中还有一间不大的食品店,我的梦里,经常会回外婆家,经常会去那家食品店。经常会在去外婆家路上的路边,捡起一枚一枚的一元的硬币。以前是人民币,现在是黄色的加元,捡啊捡啊,越捡越惊喜,怎么有这么多钱给我捡。。。装满整个口袋,特别有满足感。

来到加拿大后,由于食物品种的变化,我有时很想念以前国内的食物。所以在梦里,经常会梦到,又回到了外婆家路上的那个小食品店,店里面,竟然丰富的陈列着我最想念最爱吃的各种食品。梦里的我经常能够闻到扑鼻而来的香味,品尝到最美味的食物,非常满足。但是其实,现在想想,以前的那个食品店,八几年,顶多就是买点鱼皮豆,桃酥什么的。但是我梦里,最好吃的食物,竟然,都呈现在了,去外婆家路上的,那家小食品店。

去外婆家,当时是很频繁的。当时没有电话,没有网络,有事情,就只能过去讲。没事情,发了米面油,或者买了什么新鲜玩意儿,也要过去带给外公外婆。再加上周末,过年过节,我们就总是往外婆家跑的。记忆中,妈妈总是说,去姥姥家了啊。于是我和我姐姐,就在自行车前坐一个,后坐一个。有时爸爸带一个,妈妈带一个。骑车子十分钟左右,就能到外婆家。喜欢去外婆家的原因,现在想想,应该是因为外婆家总归会有一些好吃的东西吧。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外公外婆慈祥的,布满皱纹的脸。还仿佛能听到他们略带河北口音,亲切的话语:哦,小满儿来啦,那有刚烙出来的饼,去吃呗。。。哦,小满儿来了,吃点什么呗?给你熬点稀饭?。。。

外公外婆当时有四五个孙辈。我不是男孩,也不是长女。我本是不起眼的夹在中间的一个外孙女。但是,外公,外婆却都是很疼我的,我知道。

外公是个很慈祥,很善良的老头儿,很老实,话不多。大部分时候不笑的。但是我这个孙女儿一去,说几句话,外公就会眯着眼睛,笑着说:这个二刁~~~~刁,在我们老家话里面,就是比较伶牙俐齿,不让人的那种意思。现在想想,我可能当时的形象,就是一副小刁样,经常开着玩笑和邻居老头们斗嘴。每每一说话,准能把外公逗乐了。外公乐的时候,不光是露出笑容,经常是被我逗的笑的咯咯的,有时候连眼泪水都笑出来,用袖子去抹眼泪。我想这也是外公比较喜欢我的原因吧。虽然到了后来,长孙的出生,传统的外公更加注重孙子一点,但是对我这个精灵古怪的孙女的疼爱,竟是一点也没有少的。

外婆疼我们大家,没有孙子或是外孙之分。每次我去,都要给我做我做爱吃的烙饼,裹上土豆丝,喝上一碗稀饭。到了上海,吃遍周边饭店,到了加拿大,西餐吃了不少,但是现在说起外婆家的烙饼,土豆丝和稀饭,闭上眼睛,我也仿佛能闻到那特殊的香味的。外婆也会经常去我家。还记得当时已经上初中了。班级里面有几个男孩子,每天都指望着抄我的作业。我是那种在男孩子圈里面既玩的比较开,又学习好,人又比较爽气的。有个男孩子,和我从小学到中学,和他都比较要好。当时居民区里面,我们住的就隔了两三座楼房,这个男孩子为了早上不匆忙,就养成了晚上到我家抄作业的习惯。当时我爸我妈正疯狂迷恋交谊舞,每天晚上准时离家跳舞去。有一天,外婆来我家,看到一个男孩子在我家和我一起做作业,竟然就想的多了一点点。哈哈。比我爸妈还操心。从此,基本每个晚上那个时候,外婆总会到我家里来,就坐在那里,看着我们写作业。。。竟然当起了我的护花使者。。。现在想想,老太太每天黑灯瞎火的,心里因为惦记这这个孙女,每天都要走二三十分钟到我家看我写作业,然后等到男同学抄好作业走了,才有一颠儿一颠儿的走回去。这种对我的疼爱。。。

外公是我们国营厂矿的一名火车上的工人。外婆一辈子没有正式的工作。在所谓的公司合营的大集体上了很多年的班。也曾经做过清扫卫生什么的非常辛苦的工作。外公一辈子老实巴交,谨言慎行。倒是外婆,非常有点侠女的味道,有点不怕天不怕地,非常善良,爱管点邻里的闲事,更是敢于参加一些非常前卫的活动。例如报名去坐直升机参观市容。。。我妈说,外婆脑子脑子有点一根筋,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穷,生病发烧了也没钱看,后来有点烧坏脑子了。。。可是我一直都认为外婆的个性非常鲜明,非常有胆识,对人又和气善良,连三个儿媳妇都觉得这个婆婆没得挑。。。这种烧法,倒也不错。。。

2004年三月份在上海办了婚礼,五月趁着五一长假,回到太原办婚礼。当时的外公,走了三年了。外婆,也因为患上了白血病,造血功能退化,基本就靠着隔断时间输一次血维生。奄奄一息。我妈告诉我说,外婆已经不大认识人了。回去的第一天,也是办婚礼的前一天,我就去看望外婆。当时外婆在大舅家里面住着。我都不敢想象外婆变成什么样子。有点害怕,更多的是难过,我走进外婆那间房间,外婆躺在那里,苍白消瘦的脸。。。我妈轻轻说:妈,看谁来看你了。外婆虚弱的睁开眼睛,定睛看着我,然后突然伸出手来说:小满儿。。。你回来啦。。。我握住外婆的手,泪如雨下。。。已经不大记得人的外婆,竟然看到我这个在外地很久不见的孙女,立刻叫出我的名字。。。我才知道,外婆对我这个外孙女的疼爱和惦记,竟然能够让她暂时挣脱最可怕的病魔对她神志的控制。。。第二天我的婚礼上,外婆在舅舅舅妈们的搀扶下,出现了。。。现在我很恨我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留下一些照片录像等可以让我追思外婆的东西,而不是,只在梦中才能见到。。。

外公外婆走的时候,我都没有在身边。两次在上海听到噩耗,我都不能控制的哀声痛哭。外公外婆活在我最美好的童年记忆里,这么多年,也一直活在我的梦中。。。梦里,经常沿着那条小路,蹦蹦跳跳走回童年,听外公外婆亲切的喊我:小满儿,你来啦。梦醒,泪湿衣襟。。。原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听到过有人对我说:小满儿,你来啦。。。

希望天堂里的外公外婆,生活的依旧平静而美好。。。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